“中科大少年班神童”的真实身份

2021-09-30 来源:资讯沸点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此前在网上掀起热议的“中科大少年班神童”刘端阳被指 “学历造假”,其在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的本科学历和所谓的硕博学位都是假的。

导 读

关于近日 “中科大少年班神童“ 刘端阳的真实身份,《知识分子》做了一些考证。

《知识分子》发现:刘端阳从未投师斯坦福大学教授Christopher Manning。他实为合肥工业大学2003级材料科学与工程金属材料二班的学生,在大二或大三的时候退学。2009年疑似入学东北大学信息学院,2013年曾在清华大学KEG实验室短暂实习。

撰文|魏怡

责编|陈晓雪

从2016年到2021年,刘端阳成立了十多家公司,与多地政府签署合作协议,入驻苏州、大连、青岛、吕梁多地高新技术园区,其中深圳的公司曾获多轮融资。

他的名字出现在央视的创业节目和英国媒体《经济学人》,其创办的公司在国内一些贫困省雇佣了30万数据标注员。

最近,这位创业者被指 “学历造假”,不仅其在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简称为“中科大”)的本科学历不实,而且所谓的硕博学位也是假的。

9月13日,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新创校友基金会(简称为“新创基金会”)一篇 “打假” 文章引起热议,文章指出,中国最大的AI数据标记公司之一,深圳莫比嗨客树莓派智能机器人有限公司的创始人刘端阳声称自己 “12岁考上中科大少年班”,是 “清华大学硕士” 和 “斯坦福大学博士”,师从斯坦福人工智能实验室教授 Christopher Manning,这些简历均系伪造。

《知识分子》经多方证实,刘端阳从未投师斯坦福大学教授 Christopher Manning。他实为合肥工业大学2003级材料科学与工程金属材料二班的学生,在大二或大三的时候退学。2009年疑似入学东北大学计算机专业,2013年曾在清华大学KEG实验室短暂实习。

但在提供给政府部门和学术机构的简历信息中,刘端阳都写上了自己 “清华大学硕士” 和 “斯坦福大学博士” 的学历经历,这些 “辉煌” 履历成了他2016年创立公司后募集资金的宣传点,也屡次出现在媒体报道中。

那么,刘端阳的真实身份到底是谁?

未入学中科大,但曾在合肥上学

新创基金会在其微信公众号的文章中指出,刘端阳声称自己“12岁考入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少年班”,而基金会在查找78级第一期少年班至今所有学员以及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文革后入学的所有本科生后,未发现刘端阳的名字。同时,他们查阅校友名录和询问相关教师,均证实并无此人。

该基金会负责人对《知识分子》表示,他们发现媒体上大量文章在描述刘端阳时均采用 “中国科大少年班” 的说法,因此做了详细调查。出于隐私顾虑,该负责人不愿透露姓名。

如果不曾在中科大读书,那么刘端阳的学历究竟如何?

《知识分子》联系到合肥工业大学2003级材料科学与工程金属材料二班的多位毕业生,他们证实,刘端阳是他们的同班同学,并提供了照片为证。

刘端阳和同班同学在2004年(大二)一次班级活动中的合影。受访者供图。

这几位毕业生表示,他们曾在两年前看到过刘端阳的相关报道,当时就注意到了他的简历内容,认为他不应该隐藏在合工大的学习经历。当时,他们曾尝试过在网络上发帖指出这一点,但并未获得关注。

据公开信息,刘端阳来自宁夏固原,这点也得到了他同学的确认。一位同学表示,当时能考上合肥工业大学的,起码是各省上了一类本科线的学生。其中一位同学回忆,不像其他同学比较羞涩,刘端阳声音洪亮,在大学开学第一天的自我介绍上就 “唱了一首《小白杨》”。他还曾经申请当过一段时间的班长,承担班级的内务工作。

而在此后的相处中,他们的印象是刘端阳 “不太合群”,且 “爱说大话” “爱吹牛”。一位同学回忆,他 “读了一些管理书”,想 “要改变世界”。当时,金属材料工程的学生们住在合肥工业大学翡翠湖校区,在大二之后,刘端阳搬离了宿舍,自己在外面租房。

此后,同学们很少听闻刘端阳的消息,直到知道他退学。这几位毕业生说,他们知道刘端阳当时学习成绩不佳,“经常挂科”,但无法确定他到底是主动退学,还是被学校劝退。

当时,合工大的学生们经常会在周末的时候三五成群坐公交去附近的大学逛一逛,而其中距离合工大翡翠湖校区10公里左右、约30分钟车程的中科大校园也是目的地之一。

刘端阳未回复《知识分子》关于此事的问询。合肥工业大学校友处的相关人员表示无法提供相关信息。

退学后刘端阳去了哪里?他在合工大的同学们均不清楚。

据知情人士提供的信息,刘端阳曾经是东北大学的学生。而在东北大学官网上,一位姓名为刘端阳的学生曾于2009年入学东北大学,成为该校信息科学与工程学院的学生,并是2012年美国大学生数学建模竞赛(MCM/ICM)该校获得一等奖的14支队伍中的一员[1]。

《知识分子》致信东北大学校长办公室、招生办、档案处和校友会,就刘端阳是否为该校学生请求信息公开,截至发稿前未获回复。

清华大学硕士和斯坦福博士?均为不实信息

《2018年年度苏州工业园区创新发展大会暨金鸡湖人才表彰大会光荣册》等文件显示,刘端阳有清华大学硕士学历,曾在海外留学并工作,于2015年回国。

据2020年8月《吕梁日报》报道,刘端阳先后就读于清华大学、美国斯坦福大学,曾在金山软件总部实习,在美国谷歌总部X-Lab硬件实验室做工程师[2]。

据《知识分子》多方了解,刘端阳并非清华大学硕士,仅于2013年在清华大学的K EG实验室做过2到3个月的实习工作,由于时间太短,当时在职的研究人员甚至都不太有印象。

斯坦福大学教授 Christopher Manning 也回复《知识分子》邮件表示,他没有叫做 Duanyang Liu 或 Charles Liu(刘端阳常用的英文名)的博士生。斯坦福大学注册办公室未回复《知识分子》的邮件问询。

Manning告诉《知识分子》,几年前已经有中国的投资者向他求证其实验室是否有过一个叫 Duanyang Liu 的人,他当时已经回复 “没有”。

《知识分子》联系到这家早期风险投资机构晨晖创投的管理合伙人曾浩燊。曾浩燊说,他在2017年关注到莫比嗨客,联系过刘端阳,但一次接触后即生疑,因此在当时向 Christopher Manning 教授求证。

“当时的莫比嗨客在业内有一定热度,甚至上过央视的创业节目,有着良好的媒介背书,” 曾浩燊说。

曾浩燊毕业于斯坦福大学电子工程专业。出于对校友的关注,在2017年11月的视频沟通中,他问了刘端阳一些关于斯坦福校园生活的问题,“但刘端阳并不能给予反馈。”

此外,曾浩燊发现围绕项目的技术细节提问时,刘端阳的回答也 “难以下沉” 。虽然只有一小时的对话,他对刘端阳背景的真实性逐渐生疑。会后,他搜寻了校友系统,并未找到关于刘端阳的信息。在向Manning教授求证后,曾浩燊说他再也没有联系过刘端阳,并告诉团队成员不要再接触这位创始人。

晨晖创投的一位员工回忆,当时刘端阳对学历问题的回应是,因他从斯坦福辍学,Manning教授记恨。

9月15日,《知识分子》联系刘端阳求证其学历问题,他未正面回应,只表示其公司稍后会发布声明回应。《知识分子》于发稿前再度联系刘端阳,但电话已经打不通,短信也未获回复。

在网上的公开信息中,连刘端阳的出生日期也有不同版本。

《吕梁日报》报道,刘端阳1986年出生在宁夏固原一个农民家庭。然而,据《2018年年度苏州工业园区创新发展大会暨金鸡湖人才表彰大会光荣册》,刘端阳出生于1984年5月。在《知识分子》看到的刘端阳在长江商学院江之源校友信息平台的注册信息中,刘登记自己为 “金牛座”,似乎符合5月出生的说法。此平台目前已删除刘端阳的相关信息。

迅速扩张的 “数据工厂”

在人工智能应用急速发展的过去几年里,刘端阳公司主营的数据标注业务也水涨船高。

天眼查信息显示,深圳莫比嗨客树莓派智能机器人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11月10日,注册资本666.694万人民币,刘端阳为法定代表人和股东,直接持股比例近50%,并通过另一家公司间接持股9%多。

2016年12月,刘端阳成立了大连莫比嗨客智能科技有限公司;2017年8月,成立盘锦莫比嗨客智能科技有限公司;2019年在苏州、洛阳也成立了公司。

据《经济学人》2020年1月4日的报道,刘端阳的公司在国内一些贫困省雇佣了30万数据标注员,为一些大型AI公司做人脸、医疗图像和城市风光的数据标注,是数字版的 “流水线工厂”。

凭借此类业务,他与地方政府和大型企业建立了合作关系。其中,其深圳公司与华为、科大讯飞等公司均有合作,并已与辽宁大连高新区、山东青岛西海岸新区、山西吕梁经开区、重庆云阳县、江苏盐城盐南高新区签约合作,落地了多个数据基地。

令人惊讶的是,在和众多投资人接触的过程中,刘端阳的造假学历并未被揭穿。

“投资人偶尔也会遇到说谎的CEO,我们需要警惕,更需要独立判断与充分求证。” 曾浩燊说。

参考资料:

1.https://neunews.neu.edu.cn/2012/0330/c193a14282/pagem.htm

2. https://www.kczg.org.cn/zt530activity/newsDetail?id=2877955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